浏览字体:
《中国植物志》为3万多种植物“理清户口” 首任主编是咱广东科学家
来源: 广东科技报    发布日期: 2010-01-15
 
 

 

  本报记者 冯海波  通讯员 周飞 夏汉平

  四代科学家的共同努力,全国312位作者和164名绘图人员参与,历经80年的工作积累和45年的艰辛编撰,以此编著完成的《中国植物志》,凝聚了中国植物学界的智慧结晶,是一部领先国际的科学巨著。荣誉面前,少不了华南植物园的陈焕镛院士、胡启明研究员和中山大学张宏达教授的功劳。

  华南植物园 为编志最早发起单位之一

  曾于1987年到2004年间连续三届担任《中国植物志》编委的华南植物园林有润研究员介绍,华南植物园(所)是编著《中国植物志》最早的发起单位之一。1956年,中国科学院组织成立《中国植物志》编委会,华南植物研究所的陈焕镛院士就和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的钱崇澍院士一起,担任了首届编辑委员会的主编。

  据了解,已故的陈焕镛院士祖籍广东新会,是我国近代植物分类学的奠基人之一。1928年,他主持建立了中山大学农林植物研究所(中科院华南植物研究所前身),并跋涉于人迹罕至的深山林区采集植物标本,足迹遍布海南、广东、广西等地,不仅建成了中国南方第一个植物标本室,还对华南地区的植物进行了大量的调查、采集和研究,发现了100多个植物新种,10多个新属。在长期积累第一手资料的基础上,陈焕镛主持出版了《广州植物志》,成为国内第一部比较完整的地方植物志。

  广东科学家 编著了近70卷(册)

  “大量标本的采集,为启动《中国植物志》的编研工作打下了良好基础。”中山大学的张宏达教授也是《中国植物志》的编撰人之一,并曾担任陈焕镛院士的助手。他回忆说,当时陈焕镛把主要精力都投入到主持《中国植物志》的编撰,并非常严谨和认真。“他发现了许多新的种属,但并不急于发表,而是反复推敲求证。”他表示,《中国植物志》的编研和出版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自1959年首卷出版,到2004年全部完成,共有80卷126册,5000多万字,记载了我国31142种植物。这一协作规模在世界上也十分罕见。

  据了解,华南植物研究所(园)作为主编承担的《中国植物志》有31卷(册),主编和参与编著有34卷(册),分别占全部总卷(册)数(80卷126册)的24.6%和27.0%。其中,植物分类学家、华南植物园退休的研究员胡启明是《中国植物志》第六届和第七届编委会委员,他和陈封怀研究员一道主持编撰了第59卷第1册和第2册,参与编撰了第75卷;中山大学的张宏达教授也完成了《中国植物志》其中4册的编撰。

  推动植物研究 走向国际领先

  对于编撰《中国植物志》的意义,中国科学院院士陈焕镛曾表示,植物志就是植物的“户口册”,有了它人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植物,把它们派上用场。 “《中国植物志》是开展植物科研和科普工作的基础工具。”在谈到植物志的作用时,华南植物园园艺中心常务副主任廖景平博士表示,《中国植物志》的编研工作是基于大规模的野外考察和标本采集,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材料,也包含了很多植物学的新信息、新内容,因此,该专著为植物分布对地层鉴别、环境变迁和寻找矿藏等提供了重要依据,在宣传和普及植物科学知识、提高公众对生物多样性的认识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为合理开发利用植物资源打下了良好基础。

  他举例说,像袁隆平搞超级水稻研究,需要挑选野生水稻以供杂交,培育新品种,这就需要详细了解我国野生稻的种类、分布情况等各种信息。“而作为中国各种植物资源的百科全书,《中国植物志》中的禾本科部分,就能提供关于野生稻的详细信息。”

  廖景平还表示,华南植物园在参与编撰《中国植物志》过程中,还通过收集、研究植物标本,建成了多个植物专类园。“像姜园、木兰园等这些专类园,就是以此为基础建立起来的,也推动了华南植物园在姜科、木兰科等植物研究方面走向国际领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