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何镜堂侯凡凡获突出贡献奖 7科学家获此殊荣
来源: 羊城晚报    发布日期: 2011-04-12
 
 

  广东11日为获得2010年度广东省科学技术奖的260项优秀科技成果颁奖,同时授予中国工程院院士何镜堂、中国科学院院士侯凡凡广东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

  据广东省科学技术奖评审委员会主任、广东省科技厅厅长李兴华介绍,华南理工大学何镜堂院士长期奋战在教学科研与设计实践第一线,是我国建筑界公认的最优秀设计大师之一、岭南建筑界的旗帜性人物。多年来,何镜堂院士在建筑创作、学术研究和建筑教育等领域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为广东省和全国建筑科技事业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南方医科大学侯凡凡院士是我国著名的肾脏病诊疗专家,她针对肾脏病临床问题进行了系统研究,揭示了慢性肾脏病及其主要并发症的发病机制,针对困扰肾脏病学界近50年的透析致残性并发症难题提出了新干预途径,为我国肾脏病防治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据李兴华介绍,近年来,广东十分重视科技奖励对推动自主创新、吸引培养创新人才的激励作用。“十一五”期间,广东共评出省科学技术奖1396项。2007年起,广东开始颁发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迄今共有7位著名科学家获此殊荣。

  1938年4月出生于广东省东莞市。“中国馆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院长兼设计院院长、总建筑师、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建筑学会副理事长。20多年来,何镜堂先后主持和负责设计的重大工程有200多项:世博会中国馆、珠江新城西塔、广州国际会议展览中心、大都会广场及市长大厦、广东奥林匹克体育中心、佛山世纪莲体育中心等。多年来,何镜堂院士获国家、部委及省级以上优秀设计奖80多项,2001年,获中国建筑师的最高荣誉———首届“梁思成建筑奖”。

  何镜堂

  从自然历史出发,畅想广州新未来

  11日召开的广东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我国知名的建筑学家、世博中国馆的总设计师何镜堂院士(右图,何奔摄)荣获突出贡献奖。何镜堂院士表示:获奖与否并不重要,而把工作做好,把团队带好才是自己最为看重的。他透露,突出贡献奖的奖金将会完全捐出作为一笔基金,鼓励青年人的成长,或许将是奖学金的模式。

  倡导建筑与历史环境相融

  作为“两观三性”知名建筑理论体系的提出者,何镜堂院士倡导:“城市是一个整体,是和谐相融的。建筑既要与历史文脉、传统相融,又要与现代的理念及可持续发展观相融。”他举例道,比如岭南建筑,从地域性来讲,岭南是亚热带地区,因此要考虑隔热、防潮、通风。从文化上来讲,建筑要遵循当地的传统性文化。“每一个建筑都要结合当地的文化,要有精神的享受和升华。从而提升城市的文化品位,并且用现代的手法加以表现。”现代手法很重要,“设想现在再建一座故宫、一座天安门,肯定会不合时宜。”他说。

  何镜堂院士解释道,广东四季常青,水环境很好,人们格外喜欢室外生活,因此形成了非常讲究建筑与水环境、园林环境结合的传统。总结起来,岭南文化既有中原文化的大气,又有同海外交往的多元与开放。广东建筑比较开朗、虚实对比强,空间通透、明快。何镜堂院士评价:“务实又创新,这就是岭南文化的特点,而这种文化特点也显示在建筑里面!”

  畅想广州未来建筑规划

  何镜堂院士认为,过去人们对老城区的传统建筑保护不够,现在比较重视起来。“老区要保持原来的肌理,原来的整体风貌,不宜兴建太大的建筑。”他认为,在广州,比较好的历史建筑要加以保留。未来在老城区的建设方面,要注重改善环境、设施,以及保持历史风貌。“特别是重点街区。骑楼是一条街,要整片保留,连成一段,不能断开。”“江边一线的空间要给老百姓用,要建设亲水文化设施等。这样,广州才会非常有活力和生气!”何镜堂院士认为,在城市规划上,以中山纪念堂为中心的老中轴线要强化,亚运会后,新中轴线已经初具规模,不妨把海心沙周围打造成有活力的滨水区。

  何镜堂院士提议,将来中轴线继续南进,不一定要建很高的建筑,但绿化一定要多。要讲求生态,建成岭南环境特色的休闲生态区。此外,他格外关注广州南端的小岛。“那个小岛要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代,不要急着占满它。”还有白鹅潭附近,“我希望那里有更多近水的环境,让文物古迹同水环境相结合。”何镜堂院士建议,沙面应该整治一下,“让它更有活力和生气,承担一定的文化活动。”比如增加一些功能,让人们可以进去参观休闲。

  ■链接

  最满意作品

  世博中国馆、南京大屠杀遇难纪念馆

  “我最满意的建筑作品有两件,一个是世博中国馆,还有一个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纪念馆。”何镜堂院士说。

  因为前者在设计上独具中国特色,“不论是官帽、火锅、甚至重庆人浮想联翩的麻将桌,世博中国馆都是极富中国色彩的。”而南京大屠杀遇难纪念馆,则反映了中国从积贫积弱走向繁荣富强的历史变革,体现了文化与时代交融的理念。

  “目前,我们还在进行玉树博物馆等标志性建筑的设计建设。”何镜堂院士说,“建筑学里没有一百分,最重要的是要解决各种矛盾的综合。”

  中国科学院院士、广东省肾脏病研究所所长、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肾内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防治慢性肾脏病的研究。通过临床随机对照研究,首次证实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降低晚期慢性肾脏病发展至终末期肾衰竭的危险性,结果被一些国际经典教科书引用,推动了临床治疗策略的改进。

  侯凡凡

  “病房没有关门,我就不能走远”

  作为第一或通讯作者,侯凡凡已在SCI收录的国际期刊发表论著42篇。曾获多种奖项,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4项,获国家发明专利授权2项。

  散落满桌的英文资料,厚厚的书籍,书桌上似乎看不到一页写着汉字的材料。这张办公桌的主人,正是今年广东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的获奖者之一侯凡凡院士。

  “患者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决”

  “做医生,压力很大,因为你每天面对的都是人的生命。产品要是做坏了,最多增加一个工业废品;而医生面对的是人,不能出错。”侯凡凡院士坦言:“心里老是沉甸甸的,要想尽一切办法去鼓励病人战胜疾病,去说服病人和家属配合治疗。”年轻时,有许多爱好,“而做了这个职业之后,一样样爱好都与你渐行渐远”。一年到头总在工作岗位,“只要病人没有出院,病房没有关门,我就不能走远。”侯凡凡说。

  为了确保病人的安全,临床试验时,侯凡凡所在的科室医生把手机号、家里电话甚至QQ号都公布给病人。由于经常被深夜的电话吵醒,侯凡凡院士的先生实在受不了,只好搬到另外一间房睡。

  为保证研究的完成,她还经常拿自己做实验。侯凡凡院士的同事告诉记者,侯教授的办公室几乎成了她的休息场所,虽然她家就在5分钟的路程之内。“中国有太多的患者,患者有太多的问题需要我们解决。”侯凡凡说。

  “医生就要把病人装在心里”

  18年零投诉,为病人做出最经济的治疗方案,侯凡凡院士所在的科室,在医院里有着“最穷、最不挣钱”的口碑。她待病人很好,每周出门诊,从早上8点一直看到下午5点,中午只在诊室吃饭甚至顾不上吃午饭。她常说:“病人奔波劳累找我看病,我没有理由让他们失望。”2011年年初,侯凡凡被评为全国医患关系和谐的三个典型之一。她说:“当医生就是要把病人装在心里。”

  “我们国家的医疗保健是有成绩的,而且从临床角度来看,我们国家的医疗质量也不比国外差。”侯凡凡院士呼吁,病人同医生之间要互相理解。她认为,解决目前的医患矛盾,首先要国家在体制上作出改进,其次要实行医药分开的制度。侯凡凡院士告诉记者,“总体来讲,我国的医疗护理机构和人口是不太匹配的。这么大的国家,照顾了这么多的病人,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让病人能够看得起病看好病,在医院里面感受到医疗服务的温暖和信心,也是每一个医护人员应尽的责任。”

  ■链接

  专家提醒

  广东人:请警惕肾结石

  “在广东省,成人群体中有13%的慢性肾病发病率,中国更是有1亿人身患慢性肾病。”侯凡凡院士告诉记者,在广东,因肾结石引起的肾病特别多。“尿毒症患者里,25%都是由两肾结石引发的。而这个比率在华东仅为0.4%。”

  在世界上,慢性肾病也被称为“花钱最多的疾病”,2010年全球用于尿毒症和透析治疗的费用已攀升至1万亿美元。据一项不完全统计,2008年,我国的透析患者总是已超过10万人,且只占需要透析病人总数的10%。目前,每年用于透析治疗的费用已经超过96亿元,若所有尿毒症患者均能接受透析治疗,其耗费将超过国家卫生总支出的50%。侯凡凡说,“我们必须研究能够延缓慢性肾脏病进展的新方法,降低尿毒症的发生率,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小便普查就能够提示肾脏可能出现的问题,早发现早治疗才是解决慢性肾脏病的方法。”侯凡凡院士建议。肾脏病的发病群体较为年轻,而部分的肾炎患者如不及时治疗会转化为肾衰竭。侯凡凡院士告诉记者:“由于原发病因不同,我们国家尿毒症病人人群比国外年轻十几岁!”

 
 
【关闭】